溪鱼许

授权开放,最好能戳我。拖更挖坑,靠卖刀片发家致富。慎点关注,评论是已知唯一有效投喂方式

【全员cp向】王杰希:单身狗风水师的操守

没什么可预警的,ooc贯穿全文,我这么爱爸爸,看着图一乐
涉及cp:喻黄/方王/伞修/双花/韩张/林方/高乔/江周/刘卢/楚苏/肖戴,量少勿怪
正事:易经我还是很信的,不深究

————————————————————

王杰希觉得单身不可怕,纵然他多年孑然一身,但他是做爸爸的人,跟这些恋爱脑的年轻人不在一个层面。

知识才是力量,是永恒的财富。于是他学习了风水卜卦。

清心寡欲,仙风道骨。他这不叫单身,叫修炼。

《周易》是古老的智慧啊,智慧从实践中来。王杰希由生活经验得,这东西像骗人的。

人骗人,吓死人。

所以说智慧要运用到实践中去。王杰希决定算一卦。算什么才是最有价值的?王杰希决定还得先算算这个。

锁门,拉上帘子,摆开架势,老祖宗的东西很走心呢,可不像资本主义的小形式。

“求你了,祖宗!”

走廊里扑腾一声。

王杰希面不改色,现在的年轻人真不稳重,谁的祖宗又显灵了。

“真的,没骗你,我忙着呢。”

旁边还有起哄的欢笑。

王杰希眯起眼,这个声音,是刘小别吧?

“好,好,都对。”

嗯,刘小别。

“是,我最疼你。”

嗯,王杰希拿签子的手抖了抖。

“嗯,我爱你。”

嗯?

“哎呀,小别前辈~”周围奇妙的看热闹群众。

鬼哭狼嚎。

王杰希站起来准备往外走。

“副队,一直这样不好吧,再不训练队长要生气了。”

英杰?

微草的未来,没有错。王杰希感慨。

“一帆,太乱了,我等会再打给你。”

好,好得很。

王杰希扒开帘子,走廊可真安静。

“都加训一个小时!”

重新锁门,拉上帘子,王杰希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就算这个了——恋爱姻缘!

——————————

全明星赛结束,主场的兴欣请客,叶修最后面吸烟。王杰希因特殊原因也走在最后。

“铺张浪费,搞什么形式,各吃各的就好了,年轻人真不懂节约。”

“靠你一个退役的这不是纯粹蹭吃蹭喝吗,还看不惯人家请客的了要不要点脸!”靠前一点的黄少天扭着脸鄙视。

“看路吧,少天。”喻文州在旁边赔了个笑脸。

“队长像他这种老不要脸更得看着点,一不小心再把我们阴了。”

“让你看什么就看什么。”喻文州又冲后面笑了笑,扯过黄少天跟叶修王杰希拉开了距离。

喻文州心想,最近盛传叶黄什么什么的,不能放任,单身老男人最可怕,看看王杰希带出来的崽儿就知道。

啧啧,一个大心脏,一个会算卦,搞不好算出来你家住哪,夜黑风高搬走小区所有窨井盖,安慰一把在旁边看着自己掉进去的黄少天,套个麻袋扛走,回去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你家喻文州回不来了,趁早从了我吧,一晚上生米煮成熟饭,死不瞑目。

打住打住,这可是自己的套路。喻文州深感叶修的不会差到哪里去,不得不防。

——————————

这边的话题还在正常的继续。

“你们老板娘不是比你大吗?”

“年龄就是个数字,不够成熟。”

王杰希了然。

“那你是喜欢成熟型的?”

叶修从烟雾缭绕中抬眼,“怎么个意思?”

王杰希神情正直,“还没考虑过成家?”

前两天大街上发的杂志真不错,“男人三十正当花季,婚姻大事不得不虑”。

王杰希又看了眼叶修,显然已经因自己的话陷入了沉思。

“如果需要其实我可以给你算上一算。”

不是他推销业务,作为联盟最后一位负责任的单身男士,他有必要发挥技能特长,为在爱情道路上苦苦挣扎的人发掘点问题,指点一下迷津,顺带为微草赚点外快。

叶修吐了一口香烟,惆怅地又靠过来点。

有戏。

“价格好……”

“大眼儿啊,其实沐秋他今天没来主要是因为你。你身上可没带什么符啊水啊的吧?”

“我是算命,不是捉鬼。”王杰希默然。

“那好,那好。”叶修释然微笑,“不行我现在把他叫来。”

王杰希掐了掐指,“还是别了,今天不宜出行。”

叶修怀疑地注视他。

王杰希大气地点头,淡定走路。

今天秀恩爱的不少了,人鬼情未了可以回家上演。

——————————

王杰希一路上琢磨,纵观全联盟,只要往一块儿凑,拖家带口的全是虐狗档,从哪一对切入,很值得思考。

肖时钦。直男,影响力太小。

楚云秀,苏沐橙。不便打扰,搞不好会被认为有所企图。

自己的队员不能下手,便宜蓝雨的小崽子了。

想来想去,就走到酒店门口了。

机不可失,抓个阄吧。

一抬头,“爱吃不吃大酒店”七个字,第七赛季,是他们微草夺得冠。顺延,第八赛季,轮回。

就是轮回了。

王杰希想了想,开场不能太直白,价钱可以等事成之后,得彰显他和天桥底下那些装瞎的人的不同。气质,主要看气质。

周泽楷这种顺人说话的闷葫芦,就要诱捕。问一声“好不好”,接一嘴“嗯”,管他真嗯假嗯,开蒙。

大小眼一眨,计划通。

——————————

一进酒店方锐感叹道:“老板娘太实在了,今天晚上怕是要把兴欣吃穷。”

林敬言接嘴:“放心吧老方,不吃你家的。”

“我家不就是你家?”方锐真诚地看过去。

“那不吃咱家的。”

李轩幽幽滑过:“林大大,少操点心。”

等进了包间,小情侣们手牵手肩并肩往一块儿坐,好在是两张圆桌,单身人士王先生不动声色地跟住周泽楷,坐在了这边的周泽楷江波涛和那边的张佳乐孙哲平中间。

要不借助江波涛和周泽楷直接交流,他得耐心。一晚上能做成一单生意也算有成就。

王杰希决定安静的等待时机。

周泽楷盯着桌子神游,时不时晃悠一下呆毛,江波涛从桌上拎了一本菜单,凑近贴着周泽楷耳朵说了句什么。周泽楷抿着嘴笑了笑,点点头从江波涛手里接过挺厚一本菜单,用右手两个指头顶住,试着转了转。

不得不说,这一手技术华丽无比,一点不比二人转里妖艳的红手绢差。

菜单呼呼生风,可以想见这要是把左轮手枪该有多风华绝代。

张佳乐在一边围观,或许是个手雷也差不多?

林敬言隔过一整张桌子坐在对面,为什么不能是块板砖?

就这样一桌子的人都开始注意过来,周泽楷默默收住手,把菜单递给了江波涛旁边跃跃欲试的孙翔。

叶修一扬眉,抄起一根筷子,潇洒地展示学生期秘技——花式转笔。

“学没多上,但咱怎么说也是个战法。”

愤愤地从地上捡起砸了旁边唐昊脚的菜单的孙翔,又两眼冒火地掂起餐盘上的筷子。

“戳到我眼你就死定了!”唐昊撤了撤身。

“老叶别嚣张我们队长也很厉害的,战法了不起啊索克还有手杖呢。”黄少天用筷子尝试失败后觉得还是自己的嘴比较听话。

“文州的慢镜头我真办不到。”

“就会垃圾话无耻无耻无耻……”喻文州把黄少天趴出去的半个身子搂了回来。

被黄少天谴责垃圾话多这一伟大成就,唯有叶神。

果然是偷井盖的人,喻文州微笑着肯定了自己对叶修的精准判断。

“队长放开我,让我和他jjc!”黄少天还在挣扎。

“该吃饭了,少天。”喻文州从黄少天手里扒拉下来筷子,礼貌地冲对面问:“叶神手确实灵活,不知道像井盖这种一次能拿几个?”

抱着个碟子边琢磨边看热闹的张佳乐噗哧一声,一个没忍住手一抖,碟子碎了一地。

“没事没事,赔钱就好。”孙哲平淡定安慰。

肖时钦痛心疾首地扭过头,在他们雷霆,可能他会拿个胶粘粘。

王杰希本来稳稳地坐在旁边,丝毫没有忘记他的目的,现在咣当一声受惊不小,大小眼一跳-- --还是不一样大。

离门直线距离最近的江波涛起身拿了个扫把,周泽楷温柔地接过。

王杰希站在事故现场明中观察,全程紧盯周泽楷。

周泽楷拎着扫把转过身,终于在一大一小的视线中感到了不对,他疑惑地尝试跟王杰希对视了两秒,放心的把扫把递了过去。

王杰希莫名其妙地顺手接过来,周泽楷合情合理地问道:“要飞吗?”还小小的带了个比划。

“小周这重点抓的。”叶修赞叹。

“王杰希抡个扫把试试,应该还是很帅气的哈哈哈哈。”

王杰希在心里叹了口气,就近清理起碎瓷片。他是没看透啊,不说话的,心里都是戏精。

——————————

另一桌也有凑过来看热闹的,比如刘小别,比如比刘小别还感兴趣的卢瀚文,比如李轩,比如没有兴趣被李轩强行感兴趣的吴羽策。

这桌气氛实在微妙,韩文清张新杰选择自动跟叶修分桌,理由是烟气太重。然后被叶修硬生生扔过来的兴欣全员除去叛变的方锐,被王杰希抛弃了的刘小别高英杰以及附带被拐卖的卢瀚文。在大部队中间走着走着就走迷路了来晚没地方的唐昊孙翔,幸运的遇上李轩吴羽策表示可以换换座位。怀疑是因为王杰希。

“老叶你就这么把你的人扔出去了?”孙哲平跟服务员交完赔偿费,问了一句。

“哥这是让他们练习独当一面,顺便跟老韩这种前辈学习学习。”

王杰希觉得自己也得表示一下,“是,应该独当一面。”

喻文州微笑:“嗯,跟前辈学习。”

生命的大和谐。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肖时钦捂了捂钱包。

——————————

一顿饭愉快的进行了下去,王杰希放弃了周泽楷,因为感觉到王杰希试图挑起话头,江波涛明智地换到了中间。黄少天被喻文州领到离叶修最远的地方,肖时钦多方打听终于知道了这顿饭的价钱。

“接着干啥?”被喻文州拿吃的填住嘴的黄少天艰难的第一个发声。

“我认为现在不早了,可以考虑回去休息。”

沉默了两秒,张新杰被淹没在声音的浪潮中。

“KTV?”

“打牌好了。”

“真心话大冒险来来。”

喜闻乐见,众人开始了聚会经典——真心话大冒险。

第一轮赢了的方锐,不怀好意地把目标指向蓝雨。

“黄少回答,当然喻队也可以。”方锐邪魅一笑。

“你们蓝雨通用起床铃是什么?不会真是黄少天垃圾话经典版吧?”

“靠靠靠你这是什么意思,本剑圣的都是名言金句好不好!”

“《采蘑菇的小姑娘》。”喻文州回答。

如此童稚温柔活泼可爱。

“那午餐铃?”

“就一个问题不要想犯规,下一轮下一轮。”

“都一个性质一块说了吧,不然让老叶跟到你们蓝雨体验生活。”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喻文州立刻微笑接上。

“熄灯铃?”

“《我是女生》。”

“……”

“蓝雨不容易啊。”

乔一帆默默洗起了牌。

幸好我们有柳非,王杰希想。

第二轮肖时钦赢,他遗憾刚刚不用费那么大劲打听饭钱,犹豫问什么好,戴妍琦贴在他耳边说了点什么。

“这不好吧?”肖时钦面色凝重。

直觉告诉王杰希,有商机。

“我选吴羽策。”

“真心话。”

肖时钦替李轩和吴羽策松了口气,毕竟问他们一夜几次总比按本子上的姿势现场演示好一点,更何况小戴手里不出意外是个all肖的本子。

肖时钦羞涩地说出了问题。

李轩深吸一口气。

“很久没做了,新装修的房子不习惯。”

“哦,那就这样。”

“这不算!”

“就是这怎么行,根本就是打太极。”

“不行不行犯规接受惩罚,吴女士别装了快快拉上你家李轩一起。”

喧闹中,王杰希微微一笑。

——————————

折腾到凌晨的全明星聚会,在众人高度的兴奋中落幕。

张新杰因不幸被挑中大冒险不得不放弃睡眠,从此在心中狠狠记下即使被问和韩队的啪啪啪细节,再也不能挑大冒险。

在肖时钦消消食走回去和王杰希的附议下,high到半夜的众人走到半路又吃了一顿宵夜。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往李轩那边走,轻拍李轩肩膀,吓得他后退半步。

很久不做,这是感情大有问题。

王杰希压低声音:“新买的房不考虑看看风水吗?”

——————————

这边喻文州忽然“啊”了一声,给黄少天吓得不轻。

“怎么了队长绊到了?我看看这也没坑啊。”

喻文州摸摸胸口,拉着黄少天继续往前走。

“没事,是个井盖。”

——————————

王杰希回来后日思夜想,发家不易。

不能像韩文清轻轻松松收钱包奔小康,也不好把日子过成肖时钦这种穷苦的要命。

不如转变思路。

新课题,如何借算命拆散秀恩爱的情侣。

王杰希翻出他那本新到的《校园恋爱·魔法少女版》,有待进一步研究。

——————————

“小队长?”有人敲了敲窗户,两长一短,王杰希掀开帘子,方士谦从窗户翻进来。

“回来看你为啥老要这么偷偷摸摸的?”

当然,这要是被人发现他早脱单了,生意还有的做么?

评论(8)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