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鱼许

授权开放,最好能戳我。拖更挖坑,靠卖刀片发家致富。慎点关注,评论是已知唯一有效投喂方式

【喻王】《苍夜》(多cp)(10)

“你有什么看法就说说。”韩文清抱臂站在办公桌后,拧着眉的脸上依然是多年不变的威严。

“看法好说,但说出来不好看。”王杰希淡淡地答。

韩文清从桌上端起水杯,浅浅的一点杯底被一饮而尽。

“先讲。”

“内部有人不对。”王杰希坐在桌前一张椅子上,注视着韩文清的脸。

“这种怀疑你得拿捏好。”韩文清的语气里并没有惊讶。

“可以肯定。”

王杰希把话说到底了,双手搭在身前,面色如常地继续看着韩文清。

韩文清看向王杰希一眼,起身走到门后的饮水机处,把水接满,又阔步走回来。

“以你的资格,这个意见值得重视。”

“算不上。”王杰希的目光僵硬了一瞬,话说的很快,语调带着些自嘲。

“好,答应过你不提。”韩文清自知失言,直截了当地转移了话题。

“听你的意思,这个人不简单。”

“必然是个上层。”王杰希沉声道。

“准确一点说?”

“两个月前我的行动,可没有想象中顺利。我们虽然占据主动,但局面没有被完全把控,所以导致背后的主谋并没有露出马脚,而这正是我们行动的主要目的。”王杰希顿了顿,又接着说:“昨天张佳乐找我看了个现场,已经动到了李轩的内线。具体材料李轩正在整理上报。”

“张佳乐他们缉毒的也有涉及,你是越说越大了。”韩文清眉拧得更紧。

“是案子越来越复杂。”

“搅这么大的局,这个人确实不简单。”韩文清站在窗口,背光的身影高大强悍。

“不简单的恐怕还多了。”

“你是来给我上课了。”

谁都明白,这些案件错综复杂,互有关联,最难做的还是处理好普通案件和保密案件之间的度。

“韩队,给我点时间吧。”王杰希抬头看他。

韩文清点了点头,王杰希从侧面看到他似乎无声地动了动嘴唇,像是在下意识地说着“不急不急”。

“你也把伤养一养,一条腿还怎么冲锋陷阵?”

“是。”王杰希心道,自己倒是早想过解甲归田了。

“韩队最近倒有心养生了。”王杰希冲韩文清手里的水杯仰了仰头。

韩文清低头看了一眼,说:“新杰的习惯,总是要我喝够八杯什么的。”

王杰希笑了笑,“张副是能管住你。”随后又闲聊了几句,王杰希站起身要告辞。

示意自己可以后,王杰希慢慢走到门口,还是回过了头。

“韩队,我的感觉,也许这个人就在身边。”

“哦?”韩文清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做了一个没有意义的疑问。

王杰希能隐隐感到是为了点什么,有些不同寻常在里面。

“好好歇歇。”

“是。”王杰希再一次告别,走出了韩文清的办公室。路过旁边张新杰的办公室,他抬头望了一眼标牌,忽然回想起一次同学聚会,韩文清在家里请客,张新杰做主厨,归归整整摆盘的样子,让叶秋夸了声“贤内助”,后来每次聚会,都晚通知他半小时。

王杰希勾了勾嘴角,摇了摇头,走过楼梯口进了大办公室。

推开门就能听到的喋喋不休,王杰希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但他现下却有些怕见到这个人。

“王队来了正好,我没跟他要人呢。”黄少天眼睛早瞟过来,冲着王杰希说道。

“跑下来干嘛来了,趁你们队长不在没人管你?”王杰希淡然地问到。

“什么什么呀,我是来给你们送结果的,从三楼到一楼给你们跑腿还有意见。还提我们队长呢,让你给弄哪了?”黄少天问。

“他病了,在家呢。”

“又病了?病的……算了看你不急不忙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大病。”黄少天叹了口气,又说:“我说你能不能照顾照顾他,他就是碰上你才倒霉催的。”

“我不照顾还能谁照顾?”王杰希挑眉。

“上回你出差两星期,他病了两星期,还不是我天天过去。”黄少天看了看王杰希,“他又没跟你提?正常正常。”

王杰希皱眉,“一月底的时候?”

“嗯,就你走第二天,大冷天的他整天还要跑来上班,下班我就跟他一块回来了,一直住了半个月,你们家饭没蹭成倒是学会炉子怎么用了。”

王杰希停了一会儿,才答了一句“谢谢”。

“我照顾队长你就别谢了,你赶紧回去吧我谢谢你。”黄少天毫不留情的嘴上反击,又闲插了别人几嘴,说完终于上楼了。

王杰希在办公室看了几份报告,心不在焉的走了几回神。

许斌坐在他对面说:“王队,有事就去请个假吧,这边没什么忙的。”

王杰希苦笑着问:“这么明显?”

许斌摆摆手,王杰希站起身又嘱咐了一声,回自己办公室填了个请假条就打道回府了。

跟黄少天在一起,病了两星期,那就不可能和喻文州有关。王杰希把手握在方向盘上,等在路口的红灯处。

说那样的话无非是感到喻文州话中的试探,他只好也用试探来回答。他们之间隔着许多东西,但说到底一事不明,事事不明,他不能整天带着怀疑去面对喻文州。王杰希不想很快下结论,尽管今天上午的对话一度让他以为已经到了必须面对的时候。

没有结论就是没有,他相信他了解喻文州,他很容易说服了自己任性一次。

开门的时候王杰希有一丝害怕,上午他从喻文州屋里出来,不冷静到无法再待下去。在高压锅里熬了点粥,他犹豫了很久要不要留张字条,终于还是搁下笔,悄无声息地出了门。如果现在见不到喻文州在家里好好的,他不知道上哪里去找。可是如果见到,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王杰希是善于跟自己妥协的人。这个妥协不是一种软弱,也没什么人能发现,这是他有时天马行空的放肆背后,一种与生俱来。

左右为难的时候,就忘掉一切去面对。

某些角度来看,这种妥协也像一种不妥协。

王杰希一直走到卧室,直到停在门口,看着喻文州安静的睡颜,心里有一点难受。

总是因为自己生病。

王杰希坐在床沿,为那锅依旧在保温的粥叹了口气,开始等他醒来。

喻文州睡得不沉,模糊地睁开眼注视了一会儿王杰希,才忍不住出声咳嗽。

“醒了?”王杰希很快看过去。

喻文州撑床坐起来,精神看上去好了不少。

“还没有到下班时间吧?”喻文州问。

“回来陪你。”王杰希说。

喻文州别开王杰希的视线,无奈地笑了一声。

天空阴沉的很快,灰暗似乎将要压迫到人身上来。

“我们谈谈。”喻文州说到。

“先起来吃点东西,有什么话等你好了再说。”

“你真当是在哄小孩子啊。”喻文州笑的摇头。

“那你哄哄我,算我任性。”王杰希没有妥协。

“好,王队要我怎么配合?”喻文州露出点玩味的眼光。

王杰希距离喻文州本来也不是太远,上身向前一倾,把脸贴的近在咫尺,目光直视喻文州。

喻文州转过视线,想要起身,王杰希伸手按在他的肩头。

“别闹,传染。”喻文州依然不看他。

王杰希没有说什么,也没有松开手。

喻文州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回过头看向王杰希的眼眸。没有强烈的逼视,但他从中看到清晰的自己,渐渐有了一团火在跳跃。

喻文州握住自己肩上的手,用另一只手环在王杰希腰上,然后微微勾唇,目光清晰地,带有一丝侵略性地吻了上去。

王杰希的回应毫不迟缓,喻文州却占据着完全的主动。

喻文州的手回到身前,从王杰希的喉结再到锁骨缓缓滑下,开始用单手解开他衬衫上的纽扣。

他们注视彼此的眼睛。

黑色那样深而好看,王杰希觉得。

只要明天的大雨到来,他还没有用枪口对着自己,喻文州觉得。

窗外传来轰然的雷鸣,闪电划破昏昧的天空,就这样溺死在今夜。

————————————————————TBC——————————————————————

一辆假车,是的就这了,下章直接事后
我满脑子都在脑补喻总边接吻边解扣子是个什么状态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