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鱼许

授权开放,最好能戳我。拖更挖坑,靠卖刀片发家致富。慎点关注,评论是已知唯一有效投喂方式

【喻王】《苍夜》(多cp)(08)

【第二章】山雨欲来(02)

喻文州从浴室里出来时,王杰希背对着他,站在窗户前面。

窗子开了一整扇,夜风吹得很凉。

喻文州的身影出现在另一半玻璃上,从王杰希的角度去看,又像是在窗外的夜色中。

“别站那么久。”喻文州皱了皱眉。

王杰希关上窗,转过身来看着喻文州。两个人面对面,站在房间的两端,灯在中间的头顶上吊着,各自的脸隐在黑暗中。

“你先坐下说。”喻文州向前走过来。王杰希挪了两步,在那头的沙发上坐下来。

“脚到底怎么回事?”喻文州知道,等一个人承认所带来的压迫感,不如用提问救赎双方。

“枪伤,在腿上。”王杰希没多犹豫,直视着喻文州。

“你去出差就是去出了个这么危险的任务?”喻文州点到他受伤的时间。

“文州,我不该瞒你。”王杰希把目光移开,放低了声音。

“脚上的伤,总不能是为了骗我,故意做的吧?”喻文州眼里有点怒意,话还说的轻声慢语。

“猜的真准,喻警官。”王杰希露出一个淡淡的笑。

喻文州没有再说话,从沙发上起身,倒了一杯水过来。

“吃药吧。”

“抱歉。”王杰希接过水说,“不生气吗?”

“气什么,你多大了,照顾不了自己,我要像管小朋友一样吗?”

喻文州的手在抖,语速语调还尽力控制在和平时一样。

“我以为,欺骗你是不可饶恕的。”王杰希说着这句话,脸上又浮出一个笑来。

还是那种淡淡的笑,喻文州觉得有一种冷漠在里面。

“吃了药早点休息吧。”喻文州整个人又回到了极其平静的状态,像他说给王杰希的每句晚安,温柔平淡。

王杰希走进屋里,喻文州关掉头顶的灯,再一次推开窗。夜色将屋内屋外完全的融为了一体,每个人的心事漂浮在夜的上空,阴云背后是诡异的光。风迎着面吹来,耳边的声音让喻文州感到眩晕。

书房的门来着,那么王杰希还是去主卧睡了。

喻文州好笑地摇头,跟自己赌气一般进了主卧。

屋里没有拉上窗帘,王杰希靠在床头,显然并没有睡。喻文州走过去拉上帘子,自顾自在另一侧躺下。王杰希依然一动不动地坐着,过了一会儿只是扯开被子盖在喻文州身上。

喻文州忽然抓住他一只手腕,说着:“你可真不听话啊。”顺势坐起身来。

王杰希在黑暗里望向他,任由他牵住手腕,轻声问:“晚上去了哪里?手机也不带。”

“等不着你,去街上走走。”喻文州安静地回答。

“不拿把伞吗?湿的这么透。”

“路上有个小孩子,给他了。”

“喻警官善良,满身都是正能量。”

“呵。”喻文州笑了笑,咳嗽了一声,“该睡了,明天要上班的。”

王杰希终于顺从地躺下。喻文州扭身朝向另一边。

黑夜里渐渐又响起了雨声,喻文州醒来翻了个身,轻轻将手搭在平躺着的王杰希身上。

不知为何,觉得他身上那样的凉。

王杰希早晨醒来,喻文州还睡在旁边。

他试着悄悄起来做早餐,但无奈喻文州一条胳膊还压在他身上,他小心翼翼握住那只手放回喻文州身侧,终于还是因一条腿行动受阻弄出点声响。

喻文州睁眼看见王杰希站在床边,反应了反应忙伸手去拿手机。头一移动带来一阵眩晕感,他拿手机的手有些颤抖。

看清屏幕上的时间后,喻文州着急坐起身,下床的步伐一踉跄,伸手按在了墙上。

王杰希急着过来,没奈何脚下跟不上,两人基本上是撞到一起的。

“起急了。”喻文州缓过劲来摆摆手,又说:“我去做饭。”

没等他迈步,王杰希伸手摸到他的额头。

“你在发烧。”王杰希把他拉回床边。

喻文州用手撑在额角,咳嗽了几声,没有说话。

“怎么还是这样?”王杰希弯着腰叹了口气。

“体能不够好,经不住风吹么。”喻文州口气倒是很平淡。

王杰希找出来体温计,把喻文州按到床上去躺下,“是谁昨天教育我照顾不了自己的?”

“抱歉。”喻文州说。

王杰希坐在他身侧,说:“假我帮你请,开完会我就回来,好好躺着。”

喻文州闭着眼,像个小孩子一样点点头。

倒好一杯水,又拿来退烧药,王杰希看一眼手表,伸手从衣架上拿起外套。喻文州又睁开了眼,正看着他。

“要记得吃药。”

两人说了同一句话。

————————————————————TBC————————————————————

古来02皆短小
更新什么的,不干了啦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