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鱼许

授权开放,最好能戳我。拖更挖坑,靠卖刀片发家致富。慎点关注,评论是已知唯一有效投喂方式

小轩窗——昨夜梦到你的美好故事(甜)

喻黄/方王/伞修/双花/双鬼/韩张/林方/高乔/江周/昊翔/刘卢

首先,梦不是重点,重点是做梦,是做梦!其实就是日常。我好像没有见过这个梗吧?如有撞梗,纯属巧合。小甜文,萌甜傻甜没下限甜,反正就是怎么甜怎么来,能带的都带了(别问我肖戴,异性只吃糖不产粮)

本人卷烟,杂食,王什么喻什么全吃,all叶一开始我是拒绝的……

关于标题:都知道苏轼《江城子》吧,所以本来我要扔玻璃渣来的,但是最近被各位太太甜的不行良心发现了,就字面理解一下吧:小房子的小窗子,坐着我的小娘子/公子

Ps:玻璃渣估计改天还是要扔的

————————————————————————————————————————

【喻黄】

喻文州:少天,我昨晚梦到你了。

黄少天(脸红娇羞小可爱):那……那队长你梦见我什么了?怎么样英不英俊潇不潇洒有我本人五分之一帅吗? 大半夜的孤男寡男真是我穿衣服没?我不会忍不住对你做什么吧?或者你忍不住?

喻文州:少天,你吵醒我了。

(这是我认为可能性最高的情况了,好了喻黄正文往下走)

————————————————————————————————————————

(01)【伞修】

叶修最近精神头不好,连在公会里抢boss上QQ嘲讽职业选手都没多大劲了。

苏沐橙担心地过问,他一本正经地吐了个惆怅的烟圈说:“最近总是梦见你哥。”

苏沐橙不语,安慰的话都不能讲,只好跟着他一块伤心。

叶修抽完烟回屋了。上线打了把荣耀,一个劲念叨没手感。

“看看,看看你让一个职业选手斗志丧失成什么样了?”

坐在窗台上的年轻人吹了声口哨。

“我说你能不能先从那窗户台儿上下来?床不给你上是怎么的。”

“怎么,怕我掉下去啊?”

“我可不是小年轻了,经不起你吓。”

“切,还能再死一回不成。”

叶修听了就皱眉。

“说几句好听的。”

“那行,你说好床给我上的啊。”

“……”

等叶修和苏沐秋都在床上的时候,叶某人郁闷地提出:“你往后不能白天多来会儿?”

苏沐秋说:“明明是你白天太忙啊。”又问:“影响你休息了?”

“谁知道。”叶不羞先生嘟囔道:“最近腰疼。你这样我老感觉自己做春梦了。”

(谁说伞修不能甜快夸夸我)

————————————————————
 
(02)【方王】

微草队长心情不好,虽然队长的心思向来没几个人能看透,但一来二去总有人发现眉目了。

训练没多没少,指导一如往常,可就是耳朵不大好使了。

刘小别做完测试,等着队长点评呢,可他老人家站在身后目视远方,浑然不知的样子。刘小别想了想,叫了两声“队长”,依然毫无反应。

刘小别问身边的袁柏清:“队长他不会走神了吧?”

袁柏清思考了一会儿,意味深长地点点头。

王杰希确实走神了。他跟方士谦吵了一架,吵的莫名其妙。

方士谦想来看他,他问航班号要去接,方士谦不让,还数落他不管战队和训练。

王杰希无奈,还是这么会挑他毛病。
 
王杰希想打电话道歉,又很赌气的认为等他先打来电话也没什么。

就这么边纠结边等啊等,一个星期都要过去了。王杰希觉得方士谦是真生气了,可又委屈的觉得自己也要人哄啊。

他好不容易来一回,去接他也算大错了,异地恋的悲剧啊。

周五的总结会刚开完,王杰希回屋听见手机正好响了。看一看来电显示,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接上之后,王杰希心里又七上八下起来。

打算和好了?不会还在生气吧?不管怎么样,可不能再隔空打冷战了。

王杰希接了电话,说了句“喂”就没了声,隔了好一会儿,电话才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有点委屈,有点甜蜜:“小队长,我昨天晚上梦到你了。”

王杰希忍不住笑了,问:“那还用来看我吗?”

“我在机场坐半天了。”

“那你等着啊,训练已经结束了。”

别扭。

王杰希笑着摇摇头。不过自己怎么也变得跟个小孩似的?

————————————————————

(03)【韩张】

“队长怎么回去这么早?”

“这不算奇怪吧?副队这几天晚上都不见人了。”

霸图上下这几天人心惶惶。他们副队的作息到底改变了没有没人知道,但正副队长都不在,如此富余的晚休时间还是让人怀疑。

“不会是套儿吧?”宋奇英小心翼翼地问。

“副队其实心挺脏的。”秦牧云予以赞同。

他们张副队的作风严谨再加上韩队的铁腕政策,想想就没好下场啊。

是啊,说不定这会儿就在哪个犄角旮旯盯梢呢。

秦牧云简直要看看哪里是不是安摄像头了。

而此时副队的宿舍,张新杰掐着倒计时盯着一锅据称有安神效果的中药,一动不动地站着。

队长韩文清坐在床上,一本正经地-- --泡脚。

“还没好吗,新杰?”

“还有两分钟零六秒。加上过滤放凉,至少十分钟之后才可以。”

霸图队长这几天没睡好,原因是夜里总梦见他们张副队。

“这东西有用?”韩文清边擦脚边皱眉。

“不好判断。”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大晚上梦见你实在……又不能叫醒你。”韩文清几次三番想掀床,奈何张新杰还睡在边上。

张新杰倒好药回过身。

“所以,现在到十一点,还有两小时二十一分四十秒,你可以先多看看我。”

————————————————————

(04)【双花】

“大孙,昨天晚上……”张佳乐仰头看着抱着他的孙哲平,一脸的欲说还休。

“饿醒了?”孙哲平低头看看,单手把快要滑下去的张佳乐向上带了带。

“不是啦。”

“掉下去了?”

“不是。”
 
“那是掀被子把自己冻醒了?”

“不是。”

“那……”

“没有醒。”张佳乐缩小了猜测范围。

“是我昨天把你弄疼了?”孙哲平一惊,表情严肃起来。

“也不是。”张佳乐别过头去,有点脸红。

“那是做噩梦了?”

“终于有点儿接近了。”张佳乐长舒一口气。

“是梦见什么了?”孙哲平认认真真地陪着他一猜到底。

“我……当然是梦到你了。”张佳乐害羞的像跟王子表白的小公主。

“梦见我,就算做噩梦了?”孙哲平深吸一口气。

“什么呀。”张佳乐晃晃脑袋,小辫子跟着在孙哲平脸上扫来扫去的。

“做噩梦梦见你也一定是来保护我的。”

张佳乐说的很肯定。

“遇见你,是我这辈子运气最好的事。”

————————————————————

(05)【双鬼】

“李轩,起床。”吴羽策对着床上抱着被子一脸泰然丝毫不管日上三竿而家里还有一堆家务没有干的第一鬼剑先生,发动了叫醒大招。

“亲爱的让我再睡一会儿,十分钟,五分钟也行。”李轩坚定地不睁眼。

吴羽策扔下拖把,撸起袖子上前决定动手。

睡眼朦胧的李轩忽然就恰到好处地睁开眼,一把将床边的人拦腰搂到床上。

“喂喂!不要太过分!你不起就算了,我还要干活呢。”吴羽策挣扎。

“阿策。”李轩的呼吸吐在了他后颈。

“不好。”吴羽策拒绝这一套。

“再陪我睡一会儿。”说着一双手在腰间环的更紧了,吴羽策后颈落上了李轩的唇瓣。

号称绝不妥协的吴先生动摇了。

去他的家务劳动,吴羽策一咬牙,人吗,还是要堕落一点。

“阿策,刚刚梦到你了诶。”李轩在吴羽策耳边说,“我就是,想把梦做完。”

“嗯。现在呢?”

“好梦要成真了。”

————————————————————

(06)【林方】

方锐很生气。

林敬言黏在他身后半上午都没问出个前因后果。

直到方锐对身后抱着他看书的林敬言认真地说:“眼镜给我戴戴。”

“不怕遮住你真诚的眼睛吗?”林敬言搞不懂这是哪一出。

“我要转型。”方锐一脸的不可捉摸。

“到底谁刺激你了?”

“哼!”方锐当然受刺激了。今天去楼下买点心的点心大大,不小心听到了老大妈们的嚼舌根,说这小伙子一脸机灵气,怎么就不像个老实人,倒是上次跟他一块的年轻人,戴副眼镜,斯斯文文,没准是个老师什么的。气定神闲的他忽然就不淡定了,扒了皮都是猥琐流,何况林敬言这种靠眼镜伪装更猥琐更无耻好吗?

方锐不忿。

“就因为这个?”林敬言好笑的摸摸方锐的头。

“当然很重要了。”方锐也反过来摸上林敬言的发梢。

“唉。”方锐叹气,“昨晚上我梦到你了,梦里人家都夸你斯文呢。”

林敬言抽了抽嘴角:“不能够吧?这人指定是圈外的,应该又是个老大爷大娘这种。嗯。”

“是叶修。”

林敬言默默手抖。

“真的,我有点害怕,咱们差的越来越大了。”

“咱们本来就不一样,人都要变的,你做的不就一直很好?”林敬言拍拍他。

“总之,爱你的这颗心是不变的。”

“嗯。”方锐凑到林敬言耳边,林敬言满心以为他要亲上来,还主动投怀送抱了一下。

方锐轻轻一笑,向里面猛吹了口气。

“心里面的猥琐也是不变的。”

————————————————————

(07)【江周】

江大厨今天要准备很多好吃的。

有多少呢?

用周先生的话说,就是“很多,要一下午。”

是啊,江波涛从大中午好不容易把周泽楷这个人形大挂件哄到床上去,就开始忙前忙后的直到夜色临近。

至于为什么,今天是他们私订终身……啊不,喜结连理的纪念日哦。

江波涛忙得脚不沾地,这里的周泽楷却是一觉睡掉五六个小时。

睡足了的枪王大大顾不上梳理呆毛,轻手轻脚摸到了厨房,一直走到浑然不觉的江波涛身后,比了个小手枪的手势往他腰间一戳,看着厨师先生还拎着两个土豆的双手举过头顶,小孩子般笑了起来。

周泽楷跑到灶台前,好奇宝宝一样看看这个,动动那个。忽然他摆弄起盆子里的一条大鲤鱼,江波涛看过来一眼,问:“想怎么吃?”

周泽楷陷入无言的思考。江波涛摇摇头接着削土豆皮。

“波……涛……”

“嗯?”江波涛以为周泽楷在叫他。

周泽楷使劲往里一指,“炖汤。”

哦,是个联想法。

江波涛一边忙,一边逗着身边的周泽楷开口。

“这一觉睡的好久啊。”

周泽楷点点头:“做梦。”

“唔,梦见什么了?”

“你。”

“那开心吗?”江波涛温柔地笑。

“嗯。”周泽楷从背后抱住江波涛,把头使劲往他颈窝处蹭。

“小江,最好了。”

————————————————————

(08)【刘卢】

蓝雨的未来这几天心事重重,动不动就想拿手机,还总是对着手机发呆。

“小卢有心事?”队长喻文州发现的敏锐,笑眯眯地来关怀。

“我……”

“小卢啊有事不能憋在心里可以多跟队长或者我交流一下嘛,是不是因为训练啊?还是最近没吃饱?”

黄少天热情地帮卢瀚文分析问题。

“没有啦黄少,队长,我去打个电话。”

得到喻文州的点头之后,卢瀚文攥着小拳头跑了出去。

“小卢是不是想家了啊?”黄少天做出判断。

“大概。”喻文州一并点头。

而跑出去的小卢同学在窗户边晃来晃去,终于犹犹豫豫地拨了个号码出去。

“喂?”电话那头传来干脆的嗓音。

“小别前辈?你没有在训练啊?”卢瀚文激动的抬高音量。

“小别前辈,我昨天梦到你了……”卢瀚文说着声音又越来越小。

“是训练的时候睡着了吗?”刘小别忍着笑逗他。

“没有啦,是晚上。”

“那梦见我什么了?”

“梦见你们来比赛,你带我逛了一天。”

“不应该你带我玩吗?”

“都一样嘛。”

“好,好。”

“嗯,还梦见你……给我讲睡前故事呢。”

刘小别抿着嘴笑着:“那你晚上打给我,我讲给你听。”

“队长要查房的……”卢瀚文小小的委屈了一下。

“很快我们就要过去比赛了,带你玩还是可以实现的。”刘小别安慰到。

“嗯,小别前辈最棒!”小瀚文高兴地要蹦起来了。

这边扒在门口看着卢瀚文上蹿下跳的黄少天:“队长你别拦我看我不好好教育这小兔崽子!”

————————————————————

(09)【高乔】

“走累了吗?要不要休息?”高英杰跟乔一帆在烈日炎炎的B市已经逛了整整一上午,这难得的一天从早晨睁开眼起,乔一帆就不断地在兴奋。

“好,去那边的冷饮店吧。”

高英杰拎着一堆手提袋,一路上不舍得让乔一帆拿。

“你很辛苦的。”高英杰努力腾出手来揉了揉乔一帆的头。

“买了这么多,我要忘掉都有些什么了。”高英杰跟着乔一帆坐在店里,两个年轻人边等边翻看买来的商品包装。

“这个是给叶修前辈的。”乔一帆摸出一个精致的方盒。

“不是烟诶。”高英杰偶尔点评一句。

“是个烟灰缸。”乔一帆吐吐舌头。

“这个给沐橙姐。”

“好精致。”

“这个是包子哥的。”

“是个包子样式的钥匙链。”

“这个给魏前辈。”

“太可爱了点……”

“英杰。”乔一帆忽然发现没有给他准备什么,“你想要什么礼物呢?”

“我?”高英杰望着他。

“想要你还能天天在我身边。”

“英杰……”乔一帆有点难过。

“但是一帆现在过得很好,我很开心了,像今天这样,一天也很好。”
 
“英杰开心,我也会开心的。”乔一帆又笑起来。

“其实,见不到也没关系。”高英杰喃喃道。

“一帆,昨晚梦到你了。”

乔一帆从冰淇淋杯上抬头,看见高英杰眼睛亮晶晶的,显得无限温柔。

乔一帆咧开嘴,又低下头。

“真巧,我也梦到你了呢。”

————————————————————

(10)【昊翔】

“石头剪刀布!”

“你慢出!”

“啧啧,十不赢一。”

激动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的孙翔对着盘腿窝在靠枕里的唐昊心有忿忿。

“不行,这不是我的水平!”

“剪刀石头布这个游戏上,我比较克你,这是事实。”唐昊上扬嘴角。

“行了小朋友,快点坐过来。”唐昊冲孙翔张开手臂。

“哼!起码叫我声好听的哄哄。”

“想听什么?”唐昊咂咂嘴。

孙翔身子一倾,忽然重重得往唐昊身上躺下来。

“哎呦,祖宗!”唐昊受到了狠狠地打击。
 
“这句就不错。”孙翔乐呵呵地笑起来。

“你这家伙!”唐昊立马上手来捏住他的脸。

“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你是我手下败将的事实,乖乖承认吧孙翔!”

“都说了没发挥出我水平!”孙翔怒气冲冲地想要反攻。

“我昨天没睡好,你等我补个觉再来。”

“没睡好?为什么?”唐昊边努力把他控制在自己怀里边问。

“还不是梦到你了。”孙翔没好气地说着,不知道是不是挣扎的太用力,脸有点红。

“做梦你都欺负我!”

“嗯?怎么欺负了?”

“收我手机把我连连看都删了,还不让我看喜羊羊!”

————————————————————

(11)【喻黄】

蓝雨的夜,静悄悄的。

除了某间队长寝室。

“不嘛队长我还不困不想洗澡睡觉,而且明天是周日对吧不用睡这么早吧?”

“你这几天训练很累的,该休息了少天。”

“可是队长……”

一脸不情不愿的剑圣大大就这样被推进了浴室。

就是想多黏你一会儿吗。等他飞快地洗好冲出来,他的队长先生已经坐在被子里捧着一本厚厚的书,只留了一盏微弱昏黄的灯。

黄少天爬上床钻进被子,喻文州还侧着头看得认真。

“队长这灯多暗哪,你这样对眼不好,少看一会儿啦。”

“嗯。”喻文州温柔地答。

所以看我看我看我快看我呀。

喻文州很快放下了书,转过头来。黄少天偷偷眯起的眼睛飞快合上,做出一副极其乖巧的表情。

一只手往他头上摸了摸。

黄少天忍不住又拉高了嘴角的弧度。

接下来要做什么呢?黄少天有点小激动的等啊等,却半天没有动静。

他小心翼翼地睁开一只眼睛,发现身旁的人已经不见了。

黄少天从床上腾得坐起来,这是走了?不要他了?伤心感铺天盖地。

没等他痛哭流涕起来,一个身影拿着条大毛巾从浴室走出来。一转眼已经坐在了他身后,拿毛巾裹住他毛茸茸的头,开始温柔地为他把头发上的水珠擦干。

“不擦干会感冒的哟。”喻文州轻轻地说。

黄少天“嗯”了一声,要往喻文州怀里钻。

喻文州只好任由他把自己薄薄的衬衫当作毛巾,蹭的湿漉漉一片。

“队长,我昨天梦到你了。好温柔好温柔呢,做着梦我都给笑醒了。真是队长你怎么这么好,真想每天晚上都梦到你啊。”黄少天顿了顿,抬起头看着喻文州的脸,“队长,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喻文州拍拍怀里的小脑袋,说:“当然。其实,我也有梦到少天呢。”

“真的?”黄少天激动地问:“那梦到我什么了?帅不帅乖不乖啊?”

“梦到少天在保护我呢,像夜雨声烦守护索克萨尔那样。”喻文州笑着关上了灯。

黄少天在黑暗中找到了喻文州的嘴唇。

“我也会一直一直保护队长的。”

评论(8)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