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鱼许

授权开放,最好能戳我。拖更挖坑,靠卖刀片发家致富。慎点关注,评论是已知唯一有效投喂方式

【喻王】《苍夜》(多cp)(06)

【番外一】秘密

揭开当年八遍警界的“如何拿下王大眼学长”真相,其实就是追妻日常,没看过正文无所谓了,可以当个独立小甜文看看,人物设定:警校上学的喻警官×王警官,微喻黄(黄少全程神助攻,好想打喻黄tag啊怎么办)

————————————————————————————————————————

王杰希特别相信直觉,喻文州老早就摸透了。

直觉准的人才能一直相信直觉,喻文州分析了很久,觉得心里没底。

不知道是不是年轻,他壮着胆子就上了。还能有喻警官没把握的事,而且在没把握的情况下就去做了,传给后来的小辈听一定不信。

喻文州自己都要摇头。

回想起自己当年貌似欣赏他的笔记,不经意抬头脱口而出:“王同学眼睛很漂亮。”

他确信,他这辈子再也做不出来这种事了。

王杰希一笑,站起来走了,笔记本还摊在喻文州面前。

这当然不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新生入学时喻文州操作技术搞个垫底,被叫到办公室谈话时看见里面还有个高个子新生。

他站在门边打算等一会儿再上前,听见主任叫他也过去。

他上前敬礼,早把主任会说的话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主任也够省事,说这个一句,训那个一句,两人目视前方,听得都很认真。

只不过,喻文州是听主任教导旁边人的时候认真。听来听去,就听出这位同学到底干了点什么。

主任问他为什么不写演练总结,他说不会。

主任问会写字不会,他说会。

主任又说,那怎么想的就怎么写。他说没怎么想。

主任拍着桌子吼,那你怎么过的训练。他说蒙的。

喻文州在旁边咬着牙没让自己笑出声。

主任瞥过来一眼,喘了口气又来教育他。

他听一句点个头,自己猜的真准。

半晌午他们俩才被放出来。一出门喻文州扭头看他,他也刚好看过来。

喻文州微笑,那人也点点头。

喻文州问:“你的训练真的是蒙的?”

他摇摇头:“不是。”

喻文州当然知道,接着又问:“那你是为什么不写总结?”

他停了一会儿才答话:“真不会。”

喻文州觉得这种答案听了还像敷衍,往教学楼走路还长,他又说:“这么多线索总要有个判断吧?简单写写你的分析就能凑个几千字了。”

那人摇摇头,说了句:“直觉,真没办法。”

喻文州不说话了。他一向不信这些,看案件是要凭证据和反应作判断的。但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反驳身边这个人。

那人忽然说:“你的操作是真不过关吧?”

喻文州点点头:“事实啊。”看来他刚才听得也很认真吗。

教学楼入口终于出现了,他向喻文州伸出手:“我叫王杰希。”

喻文州再一次打量他正面,英气挺拔,头发有点打卷,很精神。喻文州观察敏锐,他的眼睛很特别,好像有点一大一小,叫人印象深刻。

喻文州握上他的手,答道:“喻文州,很高兴认识。”

然后两人拐向了不同的楼梯口。

倒是个有特点的人。喻文州想着。

走到教室,喻文州刚好看见王杰希从前门进来。喻文州抿嘴一笑,我们同班哪,王同学。

后来一晃就是两三年,喻文州这班长也奇怪,怎么就跟尖子生王同学连话都没说几回。

同班的黄少天有一天愁眉苦脸的从教务处出来,说是顶撞老师要被处分留级,拖着喻文州要借酒浇愁。

喻文州一向心疼这个小话唠,但酒是没的喝,找了点饮料陪着他谈人生。

喻文州纳闷,这是些什么校规,顶撞老师还留级,不该让他抓紧毕业吗?

黄少天真冤枉,他就是在老师讲取物规范的时候接了句“再不下手都放凉了”,就被抓住批斗了整整一天。

喻文州估摸是觉得他不够稳重,随便安了个处分再练他一年。也只好随着他抱怨,自己在旁边一个劲顺毛。

讲着讲着黄少天就跟真喝醉了一样往他怀里蹭,嘴里咕哝着:“班长你要毕业了我欺负谁啊?”

喻文州笑着扶住他:“那你就好好表现,也早点毕业。”

黄少天哼哼:“是!早点毕业好再赖上你。”

喻文州逗他:“这算表白吗?”

黄少天也不犹豫:“你说是就是啊,反正我得一辈子罩着你。”

喻文州问:“我看着好欺负?”

黄少天把脸凑过来:“不是。你看着就不用人保护。”

喻文州还没接话,黄少天就趴倒在他肩上:“谁让我看穿你了。”黄少天含含混混地又说:“不行还是你罩着我吧,小保姆,监护人什么的都行。”

喻文州拍拍他的背,觉得养小孩也就这样了。

行吧,我罩着你。

黄少天缓过劲来又挑话头:“那班长你能终身不娶吗?”

喻文州愣了愣,顺着话问他:“你想我一个人养你一辈子吗?”

黄少天神情凝重:“算了。”忽然又叹了口气,“不过很有难度。”

“什么?”喻文州不解。

“我说,你这么不食人间烟火,找媳妇有难度。”黄少天痛心疾首。

喻文州哭笑不得,他听说自己一直号称最平易近人了,黄少天这是从哪理解的?

算了算了,喻文州自己喃喃:“找不到媳妇养儿子就好了。”

黄少天显然还不清楚喻文州给自己的定位,认真地抱怨:“没媳妇养哪门子儿子啊,真的,”黄少天喘了口气,“都说王杰希难搞,不信你们比比,看谁先找到对象。”

喻文州放下从黄少天手里掰下来的果汁瓶,“行了,回去睡觉。”

喻文州自己想起一回好笑一回,后来这算他们俩谁赢了?

喻文州不是没考虑过谈恋爱这种问题。人之常情啊,就是想来想去,觉得没什么兴趣。他开始想黄少天那句“不食人间烟火”,就只是不打算谈恋爱嘛,也不算吧?

要是把谈恋爱跟王杰希往一块想,也就只能想到“王杰希也不打算谈恋爱”了。

一直到快毕业,喻文州坐在王杰希正前面,他们的说话内容才有了值得留下印象的。

彼时王同学已经靠直觉在全校混出了名声,训练总结也能凑出个两张了。而喻班长操作手残,体育挂科同样伴随他分析帝的称号成了警校众学生的谈资。

喻文州作为班长,交际能力一流,想想自己怎么也算跟王杰希有过渊源,前后桌不免搭讪。

王杰希为人不冷漠,可也不幽默。就是思维方式没几个人能跟上,说着说着就要跑偏。

喻文州偏偏跟他不存在交流障碍。聊着聊着话就多了。

喻文州下课越来越爱面朝后了,有时候他会觉得,王杰希有那么一点迁就他。

要不就是他们两个太心有灵犀了,他说什么王杰希都说正好想的一样。

喻文州上课从不跑神,就是老能想到他在自己后面呢,好像还能听见他做笔记的刷刷声。

眼看要毕业了,喻文州觉得这像温水煮青蛙。不幸之极,这锅水是他自己跳进来的,人家开火了没都不一定。水温不温,他心太躁,试不出来。

那他到底是干什么,洗澡来了?

喻文州决定先往私生活上迈进,再判断他将要做出什么决定。

于是有了一句惊天动地的“王同学眼很漂亮”。

喻文州退缩了,往后还是先跟他好好说话吧。

眼看毕业就进入倒计时了,王杰希早往刑警队实习过,喻文州还得去法医系进修。

喻文州是这块料,公安局的方士谦早有论断。

再见面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喻文州笑自己的无端感伤。

该试的总还要试试吧。

喻文州忽然就下定决心了。

“去把去吧。”黄少天如是说,“儿大不留娘。”

喻文州做事果断,谋划也万全。

下早操喻文州快步往食堂去,打饭却走得慢慢悠悠,黄少天眼尖往那边一使眼色,大着嗓门就招呼:“哎哎这有个地方往这坐”。

王杰希跟邓复升对面吃着呢,闻声抬头跟坐过来的喻文州打个招呼。

黄少天跟王杰希关系真不错,黄少天鬼扯都能跟他聊一上午,还老逼得王杰希认认真真炸毛。

喻文州觉得自己没这本事。

全程黄少天拉住邓复升絮叨,留下喻文州跟王杰希说尬不尬。喻文州自打夸了一回王杰希就没再跟他私下交流过,想来想去不知道怎么开口。

王杰希忽然就主动打破沉默,说:“这炒西兰花不错。”

喻文州想了想回道:“加点番茄更好。”

王杰希点头:“想的一样。”

喻文州微笑。

然后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扯到吃完,黄少天深情地拍着邓复升肩膀:“老邓今天这一番话真是收获良多啊,以后吃饭就找你了。”吓得邓复升个老实人脸都白了。

上午最后一节课下课铃刚打响,喻文州回过头微微一笑,大大方方地问王杰希去不去吃饭。

王杰希头点的很快,忽然皱着眉问:“黄少天呢?不会真找邓复升去了吧?”

喻文州摇摇头,表示不太知道。

王杰希环顾教室一圈,耸耸肩,拎着包从容地跟喻文州走出了教室。

喻文州准备了十来个开场,今天先聊学习,明天可以是毕业展望,后天也许能聊一点老师八卦,大后天或许是家长里短,再大后天说不定就能谈人生谈理想,一起放眼美好明天了。

于是整个去食堂的路上和打饭过程,喻班长拿出他写毕业论文的态度认真阐述了寒窗苦读的艰难不易,人民警察的高尚情操,以及把所有他们见过没见过的学长的光辉事迹夸了一个遍。

直到他们打算开始吃饭,喻文州低头晃见王杰希的餐盘:“你……很爱吃西兰花?”

王杰希低头一看,场面惊悚。

“没……没有。”他自己说这话都不确定了,“我不挑食。”就是刚才只顾听你说话,忘了自己在干嘛。

场面一度很尴尬。

喻文州觉得自己温柔冷静会说话都是骗鬼的。

“刚才说到哪里了?呃,李轩对吧……”喻文州试图用鬼挽救话题。

“他真的搬到吴羽策那里住了?”王杰希随口问道。

喻文州从脑子里飞快搬运出来的“李轩学习能力综合评定”从嗓子眼一下又掉到脚底心。

“他们两个挺合适的。”王杰希连吃了两口西兰花。

喻文州告诉自己,微笑,冷静。

可这是直接进展到后天了吗?剧情发展猝不及防。

这是好事。好事。喻文州一遍遍提醒自己冷静。

于是,话题在第一天就成功打入深处。

晚上放学,喻文州还没回头,就听到熟悉的嗓音若有若无地缭绕耳边:“一起吃晚饭吗?”

喻文州没太听清。

“嗯?去吃晚饭吗?喻大班长。”喻文州背对着他,连点了好几下头。

就这样每天约饭持续了两周,喻文州早已把计划进行到了谈理想谈人生。不过谈来谈去,他觉得局面跟自己想的很不一样。

喻文州的开场总是会往他没有分析在内的方向发展。

“训练很辛苦啊。”

“没办法,是不是需要有个人多陪着点好?”

“不太现实的样子。”

“谋事在人。”

“……”

“我小时候还是挺崇拜警察的。”

“挺危险的,找个一样职业的会多理解一点吧。”

“都干这行?”

“是啊,你看我们就很有共同语言。”

“……”

“前两天又出个案子。”

“是那个情侣开玩笑结果相互不信任引发感情纠纷导致的报复性案件吗?”

“……”

“弗洛伊德的书对心理分析很有帮助。”

“性的本源?”

“……”

到后来,八卦号称能参透世界,但都已经阻止不了歪楼了。

“韩队好像是跟张师兄表白了。”

“铁汉柔情啊,看看就连韩队都主动了。”

“……”

“张佳乐要去缉私局了。”

“放不下孙哲平吧?你说说珍惜眼前人多重要。”

“……”

“李轩好像在看房。”

“他们已经走在单身的人前面好几步了。”

“……”

“今晚星星真漂亮。”

“你也是。”

喻文州落荒而逃。

后来想起,喻文州只是微笑,当年的自己可真没有骨气。

为什么一切都发展的如此顺利,他却退缩了呢?喻文州不敢问自己。

在窗台上看了一夜星星的喻文州,想了很多明天面对王杰希的方式。可惜全没用上。

他病了。一病就是好多天。

喻文州自嘲不愧为体能连续三年不达标的男人,吹一夜风就能发烧。

黄少天为自家室友心疼了老长时间,一个劲抱怨王杰希无情,亏得喻文州说梦话还叫他名呢。

喻文州病的面色苍白,一听这话咳嗽的气都喘给不过来了。

黄少天给他压压被子,叹了口气:“看看,看看,戳中你心事了吧?行了你那自制力强的很,睡得安生着呢。”

喻文州不说话,心口闷的疼。

就这么躺躺睡睡,一个星期都过去了。每天看着空荡荡的前桌,听着上课也没人喊起立,王杰希实在坐不住了,想跟黄少天打听,那家伙一脸要杀人的表情,甩过来一句:“寝室那么近,不能自己去看看?”

说的是啊,都是同班同学,就是上层楼的事。

这一晚上的晚自习,王杰希真是上的如坐针毡。

一下课直奔到五楼楼梯口,王杰希气都没带喘的。这会儿就那么不几个寝室亮着灯,其中一个时不时传来咳嗽声,听得王杰希心尖颤。

跑过去又犹豫要不要敲门,王杰希握住门把手,结果门开着,没等他做好心理建设就发现自己站在屋里了。

喻文州躺床上闭着眼,问了一句:“少天?”声音低哑得他都听不出来了。

王杰希沉浸在“这都是因为我”的负罪感里,恨不能立马浇自己一头凉水也彻底躺下。

喻文州烧的头晕,听不见人回答只好使劲睁开眼,他看不清楚,但直觉告诉他别问。

自己什么时候信起这个了?

喻文州不想说话,可也不想闭上眼。

王杰希终于还是走到他床边。喻文州到是很快合眼了。

“我做梦呢?”喻文州竟然还笑了。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王杰希伸手来探他的额头,“烧成这样不去医院,黄少天也糊涂了?”

“刚刚才有点,下午都没事了。”

“是我说错话了?”王杰希声音低的很。

“什么呀?”喻文州继续闭着眼。

“你欺负我心疼呢……”王杰希说不下去了,喻文州再咳嗽一声,他可心都要碎了。

“是我怕,”喻文州咳嗽了好一阵才接着说,“我怕这么好的王同学被我拐走了,这辈子的运气都不够用。”

喻文州是怕,怕这一切顺风顺水都是假象。他做什么了王杰希就能喜欢他呢?他想不透,他不敢赌。

现在,他不想再被动了。这辈子的运气还不够,就再花光下辈子的。

“杰希,我们在一起。”

喻文州觉得唇上落下一片清凉,封着一句“却之不恭,班长大人。”

等喻文州彻底好起来的时候,全学校已经正式进入毕业季的氛围了。

学生们一个个穿着警服拍了毕业照,喻班长对着王同学看不够,心底一个劲的夸着真帅气。

两人满校园的拍了不知多少照片,一直拍到繁星灿烂,夜色温柔。

喻班长拉着王同学坐在宿舍顶楼的露台上,一本正经地看着他一双眼睛,王杰希刚想说话,喻文州伸出根手指放在他嘴上,“嘘,里面睡着星星呢。”

王杰希笑了,握住他的手,又往他身边靠靠,很轻很轻地问:“我能不能问,班长大人是为什么下决心表白的?”

喻文州愣了愣。

从哪里说起呢?

因为王同学你品学兼优,五讲四美;

因为你是三观正,有理想的社会主义新青年;

因为你的眼里有万千星辰;

因为你温柔的样子太迷人;

因为在这世上我曾经遇见你;

因为我一不小心,就很爱很爱你。

喻文州凑到他耳边说:“因为……这是个秘密。”

向天借星辰,要把郎心换。

这是他小心翼翼,压在心尖上的秘密。

千言万语来不过一个吻。

因为,我说爱啊,终究是来日方长的秘密。

————————————————————End————————————————————

不看全文的就不要纠结最后那句歌词了,好想要热门,哭唧唧
码了整整一天才码出来,一上主线就卡文,我特喵就不能好好写点日常吗?心累orz

评论(1)

热度(61)

  1. 天风溪鱼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