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鱼许

授权开放,最好能戳我。拖更挖坑,靠卖刀片发家致富。慎点关注,评论是已知唯一有效投喂方式

【喻王】《苍夜》(多cp)(05)

【第一章】万家灯火(05)

今天早晨的早饭被理所当然地交给了喻文州,愿赌服输的王队长不知何时就被人掐掉了闹钟。

走到餐厅王杰希悄悄停步,刚欣赏了一会儿喻文州温润挺拔的背影,后者就端着碗转过头。王杰希拉开座椅,接过喻文州递来的筷子,慢慢搅动碗里的粥。

“下午四点我过去接你?”喻文州问。

“好,”王杰希回答,“买花就不能跟你一起了。”

“没有办法的事,你今天还要加班。”喻文州有点心疼。“少天整天跟我念叨,说你们刑侦队不人道。”

王杰希笑了笑:“他一抱怨,你都不替我说话了。”

喻文州摇摇头:“王队也吃这份醋?”

“那怎么办?你每天跟他待在一起总比我多吧。”王杰希说。

“你跟办公室待在一起还不是比我多。”喻文州又笑。

王杰希举着手投降了。

趁喻文州来收他的碗时飞快亲上他的侧脸以示补偿。

等喻文州收拾好碗筷,王杰希穿好警服刚从里面走出来。

王杰希个子高,穿警服一站很是挺拔,不过一双太明显的大小眼实在抢风头,在师兄叶秋的带领下,“大眼学长”算是叫出了名声。

不过就算如此,他的绝对实力还是赢得一众青睐。是以毕业时听闻他不声不响地被喻文州拿下,有些个好事者私底下狠狠把他们恋爱经历扒了个低朝天。

传闻喻文州是靠自己温柔气质征服了王杰希,一天三趟的跑过去陪他谈理想谈人生。还有个怎么听怎么不靠谱却被靠谱地流传起来的独门秘诀——夸王杰希眼漂亮。

后来像张佳乐,郑轩他们这些关系近的,纷纷找王杰希问过这事。王杰希闭口不提,只是表示,是他追的喻文州。

眼看这一对过成了老夫老妻,八来八去也没了新鲜感。再随着两人在警界相继封神,这些话题也终于淡去。

此刻喻文州细心打量着面前的人,头发微微打卷,梳理的服帖,五官俊朗,棱角分明,怎么看,都和当年第一面见他是一样的感觉。

喻文州愣了愣神,提醒自己别再胡思乱想。走过去帮王杰希整整衣角,提醒他慢点走路,然后笑着送他出门。看着电梯上的数字一直变成“1”,喻文州还站在空荡的门口。

他好像又瘦了。喻文州皱了眉,转身回屋,想把这想法奋力甩在门外。

时针指向四点,喻文州买好三束鲜花,准时接了王杰希往墓地开去。

今天没有下雨,但也没有太阳。

王杰希拿了那捧满天星在手里,凑到颊边闻了闻。

“有味道吗?”喻文州轻声地问他一句。

王杰希抬头:“没有。”又说道:“前两天我梦到他,埋怨我们,没常来看他呢。”

“是吗?”喻文州低着头。

“是啊。还夸你呢,说小喻现在一定比我强。”

喻文州摇头:“从来没有。”又摆弄摆弄手里的白菊,“叶师兄他们也是一样吧?”

王杰希表情变了变,僵着嘴角重复:“叶……”

“叶秋师兄。”喻文州突然接上了话,“走吧。”

这是一座牺牲烈士公墓,扫过眼前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在一块块方碑下,长眠的都是曾在他们眼前鲜活过的生命。

有多少牺牲者前赴后继着。而英雄已逝,未曾在乎传说。

叶秋的墓碑在北面,喻文州放下花,王杰希点了一直烟在旁边,烟雾刚升起一阵,又让他给掐灭了。两人都没打算多讲什么,离开时到是看见一个刚强的身影和另一个人一道走来。

“韩队,张队。”喻文州先打了招呼,王杰希也跟着问好。

韩文清点点头,张新杰又上来握手。

“我们就先过去那边了。”深知这位刑警队长的不喜客套,王杰希没准备闲聊。

“嗯,来看看老家伙。”韩文清沉声说了一句。

再看向张新杰,他刚放下手腕说:“去吧,五点四十二了。”

往南走到方士谦的墓地,王杰希放下花明显的沉默,过了好久说了句“师兄,我和文州来看你了”。喻文州也不怎么开口,陪着王杰希站了好一会儿。

王杰希抬手扫过碑面,离开时不知是不是走的多了,脚疼得厉害。

苏沐秋牺牲早,墓地在最南边。他跟王杰希喻文州没打过多少照面,算是替叶秋来看看。

叶秋是传奇,这位苏师兄也是传奇,传奇里更多是英年早逝的惋惜。

叶秋跟苏沐秋从小玩到大,见面就掐架。王杰希记得开始叶秋提起他,老爱说“手下败将”,后来出了事就闭口不谈。韩文清说是心口上的疤,碰都不能碰。

王杰希是不懂,喻文州也不懂。他们一个比一个稳重,不爱人前开嘲讽。

叶秋牺牲的时候都干上刑侦队长好几年了,引发不小震动。

韩文清骂他“英雄气短”,下半句却也没接“儿女情长”,孙哲平说张佳乐泪也掉过两回了,都不知道自己死时候他有没有这么伤心。

王杰希也难受,更想天天见喻文州,就这么每天往他那跑。跑了一个月,两人就搬一块住下了。

“最后沾师兄的光了。”王杰希对着照片感慨过。

走到苏沐秋碑前,到是看见意料中的人。苏沐秋的小妹妹苏沐橙,现在正在警校上学。本来好好上着高中,两个哥哥疼着,一下子亲哥哥走了人还没缓过来,叶秋一狠心又把她送来了警校。张佳乐找叶秋打抱不平,败在了一张嘴下,回来时眼圈还红呢。

现在叶秋也走了,天大地大,剩下姑娘一个人了。

苏沐橙招呼打的还热情,张口就叫“喻老师,王老师”。

喻文州笑了笑说叫名字就好,说着把花递给了她。

苏沐橙看着微微一笑,说:“他挺喜欢呢。”

王杰希又问警校学习的怎么样。苏沐橙认真点头,说有在努力。

聊了一会儿天又阴沉沉的,喻文州王杰希看完了故人打算离开,苏沐橙也往叶秋那里去了。

回去的路上夜色渐深,王杰希看了很久窗外。

喻文州轻轻问:“今天累了吧?”

王杰希没回头,只是答:“不累。”

电台广播在放一首《秋意浓》,大春天的极不应景。

“文州,我现在有点喜欢太阳了。”王杰希扯来一个话题。

“那明天你不用加班,天气好的话我们下来晒晒太阳。”喻文州说。

王杰希伸手贴在车窗上,有点幼稚的划拉下来,城市的夜万家灯火,璀璨的不真实。他忽然想究极每一盏灯火后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多欢乐。

他想起上学时,他吃了很多苦,却没想过退路。

他小时候不爱谈理想那种有的没的,没想过当警察,但他做什么总要做好。

他信直觉,也爱异想天开,他错过,可他没后悔过,错了就是回不去了,向前走吧。

他一直跟自己说,向前走吧。

他们要成为城市的守护者。守护这个不美好的世界不再多一分堕落。

可他现在,有点走不动了呢。

车窗上映出喻文州的侧影,王杰希在玻璃上勾勒他的轮廓。

“不了。明天约了张师兄看现场。”王杰希收回手,闭上眼睛,却没有转过来头。

歌还在起起伏伏地缭绕着。

“握住你的手

放在心头

我要你记得

无言的承诺

不怕相思苦

只怕你伤痛

怨只怨人在风中

聚散都不由我”

————————————————————TBC————————————————————

第一章成功完结,抓紧进主线
关于老叶设定,有话说得好: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快死了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