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鱼许

授权开放,最好能戳我。拖更挖坑,靠卖刀片发家致富。慎点关注,评论是已知唯一有效投喂方式

(火影忍者宁天)《彼岸有少年》②

【少年无言】一、

看病这样的事实在很让人疲惫,我适应了它十几年还是觉得反感。

输过液又去见了医生兜,他圆圆镜片下的眼神依旧不温柔,冷着脸推给我一张张化验单,最上面是一张药方。其实他也大不了我很多,却是一天天看着我抱着药罐子长到大。

比起当他如兄长,我还是宁可视他为朋友,毕竟所谓兄弟,实在可笑。我不懂人们拿它作比,有何意义。

整个过程他一言未发,接过单子我半是疑惑地抬头看他,想等等看他是否真的没有话说。他从镜片下投来一个白眼,还是开了口:“知道我说什么你也还是老样子,愿做的你还是接着做,不愿做的也不去改。随便你了,就这大半条命。”他说完扶了扶镜框,又低下头忙工作去了。

我用最简单的回答作为我说的第一句也是最后一句话。

我说:“谢谢。”然后走出他的办公室。身后忽然又响起一句:“至少记住按时吃药。”我背对着他点点头。

提着大袋药片走出医院,天色已完全暗下来。手中的药大大小小十几种,却一点也不重,想来我那大半条命就维系在它们上面了。所幸生在日向这个大家族就还有这么一个好处——不缺钱用。

夜色初临的街道很有一种万物归息的安详。每一盏灯后都有一个家吧?那是日向家的大宅所不会拥有的归属感。

忽然飘来的一阵烟火气味刺得我咳嗽两声,抬首瞧见楼上一扇大开的窗子里往外冒出黑烟,里面传来锅盆碰撞的叮当声。是在为谁忙活呢?不管他们是谁,都有一个为他们忙碌的人或是一个值得他们为之忙碌的人。

而我没有。不会有,也不该有。

夜里睡得很浅,每次咳嗽着醒来不是找水就是找药,早晨五点披衣起来,收拾今天要开始的外出任务的行装。

气温好像没有昨天那么低,我推开临街的窗子,吸进一口清冷的空气。东西不多,下次如果能少拿一些药大约更好。

到达集合的村子门口时,天天正好从另一边朝这里走来,边走边打着哈欠。她微微笑着对我说:“早上好啊,宁次。”我冲她点点头。

远处凯老师和小李两抹绿影倒立着移向门口。很快他们来到,凯老师腾身站起,说话的气息依旧平稳。他说:“小李哟,只是一个五十圈的晨练,对于我们的修行之旅只是一个小小的热身。要记住,你的青春还远不止此啊。”说罢投去一个坚毅的眼神,小李抹掉额上那一颗汗珠,握着拳大声说:“是,凯老师!”

我与天天在一旁同时摇头。

她小声地道:“这两个人,还真是一大早就这么有活力啊。”我闻声看向她,她抬头与我对视一眼,又很快地别过视线,不再言语。

凯老师看向我们,说:“那么,我们本次的B级任务,为期三天,目标草隐村,大家现在就一起准备出发吧。”

小李站得笔直,大声答是,天天也是一脸正色地说着“明白”,我亦认真地点头。

说是三天的任务,仅仅路上的奔徙就要耗费两天半,最终要做的只有与草隐村的忍者在秘密约定的地点交换一下情报。说到底,交给还只是下忍的我们这个任务,更像是针对我们班的一次体术强化。

历经长久的修炼,这两天的路程还是足以应付的,只是对于小李他们来说,会更加轻易吧?

刚刚出发的大家体力都很充足,第一次的休息已是正午时分,我用白眼探查了周围的情况后,才最后一个倚着棵大树坐下身来。

初春的太阳非常暖,却不燥热,伴着一阵阵的风打在人身上格外舒缓,我将头轻轻向后枕在树干上时,还是能感到这句身体的脱力。

凯老师的声音响起来:“大家这一上午的奔徙非常出色,让我感受到了你们的青春活力,年轻人哪,老师我……”“凯老师……”天天拖着点长音小声打断了他,“那么,大家现在就短暂休息一下,享受我们的午餐吧。”

然后是天天打开卷轴,结印的声音。“嘭”的一声,果然有食物的香气飘来。

其实,凯老师也想多方面利用一下天天的时空间忍术吧。在我看来,这种时候吃兵粮丸就可以应付,如此匆忙的赶路中,似乎并没有大费周章的吃上一顿正经午饭的必要。

“宁次,这是你的。”我闭着双目,正平静胸口的起伏。天天的声音在耳边一下子响起,我睁开眼,一碗热气腾腾的面举在面前,她笑着看向我。

“谢谢。”我抬手接过,向她道了声谢。她更深地勾一勾唇角,起身坐回另一片树荫下。

“天天,宁次的那碗是什么面呢?”小李就坐在离她不远处,忽然问道。

“那个吗?是鲱鱼荞麦面。我好像见到过这个菜名,但也不知道具体该弄些什么,处理食材的时候就勉强搭在一起了。”

“可我记得天天你那天不是买了好几份的荞麦面吗,为什么我和凯老师的是咖喱呢?”

“这个啊……我因为面煮的不是太好,做失败浪费掉好多,最后只做出来两份还算成功的,就只好去食品店买了半熟的咖喱给你和凯老师,因为好像不是太清楚宁次的口味,,所以只有让他和我一起吃面了。”

我刚咽下一把大大小小的药片,抬手搅动一下碗中的面,更浓的熟食香气冒出来。

“我昨天捣鼓了大半夜,房子都要点着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太不好吃……”天天回答着,我感到她的目光投过来,于是低下头去,挑起几根褐色的细面。

凉热正适口的面条被我咬进嘴里,很软很滑,鱼肉的鲜味中有一点杂粮的清香,软硬、咸淡,这一切都似乎被把握得很好。我很快地把它吃下去,在接近碗底的时候,却好像有一点点的糊味,被很细地切开的香菜碎,有那么一两处连着刀。

宅子里的饭菜永远那么精致,有人会每天遵时送到门前。当我终于闲下来走出门去端起它时,门外空无一人,饭菜已凉透碗底。只要我提出来,很快会有人将它重新加热,在热气腾腾地端上来,但我从来没有。一颗凉透了的心,该怎样被再次加热?

每天的饭菜味道都无可挑剔,但我砸砸残留在口中的那一点焦糊味道,好像有一点留恋。

“不过,天天你自己还没有尝过吗?你的面就要放凉了。”

“我自己尝不出来的。”天天的目光依旧在,她看着我吃掉了一整碗面。“宁次呢?你觉得还好吗?”她问到。

我抬起头。她睁着大眼睛看着我。

她在问我?

从来没有人会在我吃掉那些食物后,带着这样的期待问一句——你觉得好吗?

就像你从没有被当做人来在乎过。

很多很多的味道又涌上心头。

我低下头,说:“很不错,谢谢你,天天。”不由自主地,我抬头轻轻地冲她微笑,她咧开嘴,回我一个更深的笑容。

我想起昨晚灯火微明的街道,想起那扇打开的窗里飘来的气味,也许一个扎起头发,在灶前手忙脚乱的小姑娘,煮一锅香气四溢的荞麦面。

我想不论是何意义,至少我也有被人记挂的机会。

午后的风撩动我发梢,我在那一日爱上了鲱鱼荞麦面的味道。

—————————————————————————————TBC——————————————————————————

格式什么的真的好烦(•́へ•́ ╬)
加油,本喵的暑假不远了!

有喜欢的就关注一下呗~欢迎调戏哦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