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鱼许

授权开放,最好能戳我。拖更挖坑,靠卖刀片发家致富。慎点关注,评论是已知唯一有效投喂方式

(火影忍者宁天)《彼岸有少年》【少女爱笑】一

半原著向,设定虐,情节……虐,我大宁天党还怕什么更虐的(ಥ﹏ಥ)

这里更文巨慢,文风飘忽,可攻可受可调戏,高三理科狗,卷烟小透明一枚,贴吧同名欢迎来勾搭

————————————————————————————————————————————————

今天实在不算暖和,我连打两个喷嚏后又使劲紧了紧衣领。

“天天,我还是想问一问,你为什么要选我一起来进行这个任务呢?”身旁一路上欲言又止的小李此刻大眼圆睁,一看就是进行了长时间思考的样子。

这也算是一个问题?

为了马上要进行的外出任务,凯老师让我准备一些半成品食物利用时空间忍术带去,毕竟是四个人好几天的食物,他特意让我挑个帮手一起选购食材。

而挑选一位男生显然不是为了制定菜谱,不过是充当搬运工。

我毫无疑问地回答:“那就小李吧。”然后,在小李困惑,宁次漠然,凯老师白牙亮闪闪的表情中,我与小李此刻出现在了大街上。

“为什么一直想问这个呢?”我看向他。

“作为一起执行任务的队友,是要经过认真全面的考量的,是对修行提高的基础检验,”我看到他攥紧双拳举在胸前,“如果天天没有选择我,我一定会询问清楚我的缺憾在哪里,但是即使是天天选择了我,我也要知道我比起宁次优势在什么地方。”

还真是认真的非同一般呢。我苦笑着抽动嘴角,想了想该如何回应。“因为这种任务虽然有点大材小用,但体术这毕竟是小李你的强项对吧?”

“可是,宁次的体力、脚力也很出色,完全跟得上买菜这个任务吧。而且,他也是我们紧密的队友不是吗?”小李拧着眉,正一脸真诚的看着我。这个回答果然不能让他满意么?怎么倒像他在替宁次声讨我总挑他一个人做任务了。

“宁次他每天修炼很忙的,买菜这种任务还是我们做看起来平易近人一点。”我漫不经心地答。

小李在一旁困惑而较真地自语:“平易近人吗……也对吧。不,好像也不对……”

我无奈的摇头,继续一个人打量路旁的时蔬。

宁次么?我只要在脑海里浮现出他苍白着一张脸,不言不语的模样,便能联想到和他一起做任务的情景。想起偶尔训练时与他独处,尴尬之余还平添一丝紧张。诚然我不是一个活泼的不得了的人,但也不是一个安静的不得了的人。可是,在这样一个相当不爱说话的男生面前,实在连搭一句讪都显得多余。毕竟显得他如此文静对我并不是什么多妙的情形。但如果和无论何时何处都安静不下来的小李一起,我大可笑得露出几颗牙齿,随意吐槽调侃——只不过吐槽的对象大多要是小李本身。

如果没说错的话,宁次他是日向家的……少爷?一个身体不太强健但体力还并不差,脑力更是拔群的天才少爷。如此多的定语下是一个拒绝人群而又总被围在人群中心的漠然少年,我至少应该远离一下那个人群。

所以对于一个如此不该靠近的他,我都没给自己留什么思索的余地——当然只有找小李。

“要买面吗,天天?”小李的声音突然跳出来。

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在一家粮油店的门前站在,里面传出生面粉的新鲜香气。正好买一点也不错吧?我点点头,招呼小李一起进去。

买面的大叔站在长长的案几后笑着问我们需要什么,我看到粗细、色泽各不相同的面条从头到尾摆了有十余种,实在也没多少挑选的经验。

大叔一脸了然的微笑,指着其中一种开始介绍:“这个是绿豆面,清凉去火,吃下去还有绿豆的清香,这个呢,是荞麦面……”

荞麦面……看起来还相当不错,买一些做来试试看吧。

等我付好钱向大叔道过谢,才发现刚刚还在一旁的小李已想搞科研一般对着桌子尽头的宽面做了好一会研究。

“要再买点这个吗,小李?”我无奈地询问。

“哦,不需要了,我刚才只是在对它进行观察,凯老师说发现力和观察力都是作为一名优秀忍者很重要的修行。”

我笑了笑,和他一起走出门去。

人影匆匆的大街上,我看一眼小李满当当的双手和黯淡的天色,自觉准备得已分外充足,愉快地打算打道回府。

风实在是急然而采购带来的好心情足够让我保持接着完成做饭这一任务的活力。小李的热情到真是可以吓退寒风,不过效用仅限于他自身,旁边的人倒是要一阵阵恶寒了。

最后一个路口,前面就是公寓了。我哼起低低的小调。

忽然晃见一个长发的少年,长衣长袖,还裹了一圈长长的围巾。

宁次啊。

他的目光已放在了我们身上,彼此停下脚步。我在远远遇见他时就不再发出声响,似乎见到他就有一种要安静下来的条件反射。

小李高举慢手提袋大声的打着招呼:“宁次,好久不见,先来比试一场吧。”

宁次和我同时摇头。

我看向他,露出一个自然的笑容,说:“下午好,宁次。”他微微点头,说:“下午好,天天,小李。”

我随意地问上一句:“这是要去哪里?”他只回答了两个字:“医院。”脸上毫无波澜。

“啊,宁次你是身体不舒服吗?”小李立刻追问,几乎就要上前摸摸他的额头。

我小心翼翼地打量他的脸。面颊的颜色快要白过他那双眼睛。

他说:“没什么,只是打个点滴。”那么,是每天都要定时去的么?我记起他一个月来频频消失在下午的四点钟。

小李同他絮叨了很多,他虽然不爱说话,却很少打断别人。

冷风灌进口腔,我轻声咳了两下。我看到他微皱起眉,手不自然地握成拳掩在唇边。他似乎一直都对咳嗽声很敏感。

在小李好容易停下来思索的一瞬间,我摆出微微笑着的脸,说:“那么宁次不要耽误了看病吧,我们也要把食物带回去准备一下了,小李。”他点点头没再言语,小李也和他道别后,我们继续各自前行。

我听见身后一串长长的低咳声。

—————————————————————————TBC———————————————————————

评论(2)

热度(9)